你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小苏打 > 责重山岳,中国纯碱工业面临世纪大考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责重山岳,中国纯碱工业面临世纪大考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21-07-21

当“生态文明”理念第一次明确提出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中国之清领的低与近。从历史的长期的纬度来看,生态环境是无法替代的自然资产,也是人类社会后代发展壮大的基础支撑。中国一跃东亚大陆,为世界独一无二的“绿水青山大国”和“生物多样性大国”。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地理环境丰富多彩,给经济社会发展以宝坻的机会和辽阔的回旋余地,生态环境是我们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宝贵财富,更是构建中华民族最出色复兴中国梦的浑厚载体!

本文就“化工之母”纯碱工业面临的世纪考试成绩、历史责任,就生态文明理念下纯碱工业绿色发展之路展开探寻,探寻新时代高质量发展要求下如何对产业弊端极力摒弃,对未来中国纯碱工业发展路径明确提出明确的校正意见。

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孙金龙明确指出:在推展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污染防治和环境治理是需要跨越的一道最重要关口。我们要充分发挥生态环境保护的引导和倒逼起到,以持续改善环境质量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让绿色成为高质量发展的独特底色,输掉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生态环境部门心中的‘国之大者’。

纯碱工业面临的世纪考题

纯碱,化学名称碳酸钠(Na2CO3),是最重要的基础原料,普遍运用于工业生产和人民日常生活中。

制备纯碱的技术有三种:一种是氨碱法制纯碱,由比利时人索尔维研制,又名索氏制碱法;另一种是联合制碱法,由我国的侯德榜先生研制,又名侯氏制碱法;再就是天然碱加工纯碱。目前,国外纯碱主要使用天然碱加工工艺,国内因天然碱储量限制,主要利用海盐、湖盐和井盐为原料,采用氨碱法和联碱法生产纯碱。

我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碱法、氨碱法、天然碱法三种生产方法生产纯碱的国家。联碱法方面,以永利(天津碱厂)为代表的企业基本构建了资源综合利用、绿色发展,是目前我国纯碱生产的骨干;井盐利用方面,以江苏井神为代表,已经实现了“井下循环盐—碱—钙联合生产”仅有流程零排放,实现了资源的循环利用。但以“氨碱法”工艺生产纯碱的企业,如八十年代投产的海化、三友、连云港及新世纪在青海德令哈建设的几个大碱厂,却面对着大量“废液废渣”无法处理的极大压力。在国家环保政策日趋严苛的态势下,全国1500万吨以“氨碱法”工艺生产纯碱的企业,每年将1.5亿立方米的废液废渣排向祖国的大好河山,污染物规模之巨、隐患之大、影响之重、已经沦为中国纯碱工业能否健康发展的关键,也被称为中国纯碱工业的世纪难题。

这一世纪难题是由“氨碱法”工艺缺失导致的。虽然“氨碱法”一次性投资较少、工艺设备简单、生产平稳系数大的,但其最大的缺点就是每生产一吨纯碱,要排放10吨废液废渣。氨碱法这一可怕的缺失造成的是无解的死局:不到2000元一吨的纯碱,无法支撑处理10立方米废液废渣高昂的成本。

"中国纯碱工业布局始于渤海湾。”随着几大碱厂的建设,渤海,成为最早接纳纯碱生产废液废渣的`储废池。纯碱废液废渣中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过去,人们普遍认为,作为白泥的碳酸钙,有毒有害,仅对滩涂造成覆盖“污染”和视觉影响而已,因而纯碱废液废渣被大量被废气到沿海滩涂。后因长期废气,超过了无地可排、泥满为患的境地。没办法,企业开始在海里围堰,向内废气废液,使废液在池内固液分离出来,清液溢流入海,废渣留在堰内。 清液虽然剧毒有害物质含量不高,但其碱性较强,在溢流口附近导致海水PH值升高,对海洋生物的生长造成一定影响;围堰内的废渣长期存放在,对环境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一旦围堰垮塌,后果非常相当严重。如山东某纯碱厂渣场北渣池护坡某年发生溃泄,大量液体碱渣外泄。碱渣奔涌越过500米外公路,溃泄的粘稠状碱液碱渣奔涌如洪潮一般,侵蚀了路边的房屋,冲走路面的车辆,淤积处过人膝盖。废液又污染了江河湖海,并使港湾淤塞。

唐山三友化工废渣填占地面积约270万平方米,面积相当于6400多个篮球场的大小,并且废渣填与渤海已经融为一体,排泄的污水让周边的海域变为了死海,严重污染环境,造成无鱼存活。据当地养虾的工人说道,这样的水根本就没有办法放养虾苗,一放就死,因为虾苗经不起这些污水。当地的渔民说道,原来这里的海有很多种生物,比如说海红、哈喇等等,现在都死完了,再也找将近这些以前很平常见的物种了。

连云港碱厂30余年废气的废液废渣,致河道污染成"天河"奇观。原大港路北侧的数千亩滩涂湿地,原本可见鸟翔鱼戏场景,如今数平方公里水道里蓄满蓝绿色工业污水,白色沉淀物在阳光下十分刺眼,眺望一片苍茫,恰如银河落地,"天河"奇景一说道来源于此。

“以壮烈牺牲环境为代价欲发展”带来的后果无人能够承担。                  

退出环境的发展必将带给无法忍受的结果

中国纯碱工业生产企业在极大的环保压力下由沿海向西部转移,但西部脆弱的生态环境如何承载转移而来环保的压力!在三江源之地,又有数百万吨级的大碱厂采用“氨碱法”工艺建成投产。

青海是"三江之源”,也被称为“中华水塔”、"中华之肺”。维护“中华水塔”"中华之肺”,于中国而言,意义不言自明。

“青海对国家生态安全、民族永续发展负有重大责任,必须分担好维护生态安全、保护三江源、维护‘中华水塔’的根本性愿景”,2021年3月7日下午,习近平主席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青海代表团审议时,以一个“重大责任”、一个“根本性使命”对青海明确提出最新拒绝。

三江源,孕育孕育着中华乃至亚洲文明。

高层注目的地区,正是“氨碱法”纯碱聚集之地。这一聚集地,就是青海德令哈。

德令哈”在蒙古语里的意思为“金色的世界”,是青海海西蒙古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曾几何时,环绕海西州非常丰富的盐资源和石灰石而争先恐后修建起来的大型纯碱厂,就头顶坐落于在“中华水塔”之上。

在距离青海德令哈市西南方向约50公里的戈壁滩上,一个一眼望将近边的“废碱白湖”在茫茫戈壁中变得格外扎眼。这个废碱“白湖”是由纯碱生产企业排放的废碱、废液、废渣所致。

每年几千万立方米,已经累积到几亿立方米,这个充斥着废碱、废液、废渣的湖泊,早先排入的废碱、废水因长期晾晒、冷却,已经有部分湖面干涸,而远处的白色废碱湖却一眼望不到边。每当风刮起,漫天白色浮尘便笼罩而起------

这些废液废渣像达摩利剑一样覆在中华水塔之上,如果不加以处理,长期任由其排放下去,可能会对地下水导致污染,甚至会严重影响到“中华水塔”的安全。

据到过现场人员谈,这些白色废水与一般的化工污水相比较为黏稠,在戈壁滩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目测数千亩的“白湖”。是企业违规乱排吗?还是当地政府、环保部门不作为?答案均是否定的!多年来,海西州政府强力推进节能减排,研究出台《海西州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评价考核办法(全面推行)》《海西州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海西州新环保十三条措施》等地方性法规和政策措施,并严格督察实施;企业也辟围堰、修河坝、改设备,调工艺,但未能从根本上改变废液废渣的排放规模。原来造成一切后果的是“氨碱法”制碱工艺!后天的希望,无法改变工艺先天的不足,“氨碱法”生产纯碱企业,成为中国纯碱工业一块治不好的伤疤。

“三江源、祁连山等生态功能最重要的地区,就不宜发展产业经济,主要是维护生态,涵养水源,创造更多生态产品”。习近平总书记如是说。

淘汰“氨碱法”工艺,是中国纯碱工业绿色发展的必然抉择

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出局落后产能,构建产业结构的持续优化。要彻底解决“氨碱法”污染问题的显然是彻底出局该工艺。因为“氨碱法”企业采行的所有改进措施都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

如位于新塘的广东某碱业公司因为污染问题曾多次遭周边群众的投诉,该碱厂转变废气方式无法解决问题。青海和渤海湾、莱州湾的企业都在探究提取废液中的碳酸钙、氯化铵,探讨利用固废加工石膏,但处理量微不足道,转变没法根本状况。连云港市下定决心迁往连云港碱厂,迁往后产能不变,由氨碱法改为联碱法,总投资近40亿元。但专业人士提出:江苏计划2022年砍90%化工厂,只留不多达1000家化工厂,怎么会批准后这样的陈旧化工项目。

2020年6月16日,工信部印发的《纯碱行业准入条件》予以废除,预示着除天然碱加工纯碱做为绿色化工的代表列为鼓励项目外,其它纯碱项目则不再审批建设。这是面对纯碱产能稳定增长、“氨碱法”纯碱工业污染采行的根本性措施。为此,建议国家要大力采取行动,对采用“氨碱法”生产纯碱的污染企业,不应明确提出明确的解散政策;行业组织要制订纯碱绿色发展标准,对纯碱工业的生产方式做出合理调整:环保部门要按照引导和倒逼的要求,制订更为严格的废气标准,严格考核、严格督查,对达将近排放标准的,对威胁最重要生态地区的、对严重影响新时代生态文明思想落实的企业,要极力关闭,有序退出。

截至2020年底,我国纯碱年产能约 3340 万吨/年,“氨碱法”纯碱年产能为 1530 万吨。鉴于目前中国纯碱产能出超30%的实际情况,"氨碱法”纯碱的逐步解散,对中国纯碱市场供求平衡影响并不大。内蒙古阿拉善找到了10亿吨级的天然碱矿,可连续50年向市场获取千万吨绿色纯碱产品,这也为逐步出局“氨碱法”纯碱提供了历史机遇。

加强环境保护是发展所须要、民生所盼。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列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决人与自然人与自然共生”划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明确提出“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坚持和完备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增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作出了进一步决定部署。

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一方面,强化环境保护可能给一些地方的经济发展带给一定压力,但这种压力并非源于加大了环境保护的力度,而是源于这些地方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推展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不完备等。另一方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的生态环境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对资源的需求是无止境的,但生态环境的承载力是有限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给生态环境带给或多或少的污染,要彻底整理环境污染也总是需要占用一定的资源,这在一定程度上必然不会进一步的影响到经济的发展。

“要维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保护生态环境和发展经济从根本上讲是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高瞻远瞩的指导思想,要求我们正确处理发展与环保的关系,坚持从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两个方面同时发力、牵而行,构建两者有机融合、良性互动。中国化学工业在崛起的发展中,始终没有记得中国的责任和历史担任,相信,中国纯碱人一定会维护大局,作出不利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正确选择!

做到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定信仰者、心目中践行者、不懈奋斗者。在中华民族最出色兴起的历史进程中,企业家不应始终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相信,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了中华民族最出色兴起中国梦的构建,“氨碱法”纯碱生产企业一定会未雨绸缪、早于做到准备;顾全大局,舍己为国!( 作者:北京创新学会理事  李沐阳)

绿色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必然决择。当“生态文明”理念第一次提出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中国之清领的高与远。从历史的长期的纬度来看,生态环境是无法替代的自然资产,也是人类社会繁衍发展壮大的基础承托。中国雄踞东亚大陆,为世界独一无二的“绿水青山大国”和“生物多样性大国”。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地理环境丰富多彩,给经济社会发展以宝坻的机会和辽阔的回旋余地,生态环境是我们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宝贵财富,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兴起中国梦的高亢载体!本文就“化工之母”纯碱工业面对的世纪考试成绩、历史责任,就生态文明理念下纯碱工业绿色发展之路进行探索,探寻新时代高质量发展拒绝下如何对产业弊端坚决摒弃,对未来中国纯碱工业发展路径提出具体的校正意见。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孙金龙明确指出:在推展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污染防治和环境治理是必须横跨的一道最重要关口。我们要充分发挥生态环境保护的引导和倒逼作用,以持续改善环境质量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让绿色沦为高质量发展的鲜明底色,打赢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生态环境部门心中的‘国之大者’。纯碱,化学名称碳酸钠(Na2CO3),是最重要的基础原料,广泛运用于工业生产和人民日常生活中。制备纯碱的技术有三种:一种是氨碱法制纯碱,由比利时人索尔维研制,又名索氏制碱法;另一种是联合制碱法,由我国的侯德榜先生研制,又名侯氏制碱法;再就是天然碱加工纯碱。目前,国外纯碱主要使用天然碱加工工艺,国内因天然碱储量限制,主要利用海盐、湖盐和井盐为原料,使用氨碱法和联碱法生产纯碱。我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碱法、氨碱法、天然碱法三种生产方法生产纯碱的国家。联碱法方面,以永利(天津碱厂)为代表的企业基本构建了资源综合利用、绿色发展,是目前我国纯碱生产的骨干;井盐利用方面,以江苏井神为代表,已经构建了“井下循环盐—碱—钙牵头生产”全流程零排放,构建了资源的循环利用。但以“氨碱法”工艺生产纯碱的企业,如八十年代投产的海化、三友、连云港及新世纪在青海德令哈建设的几个大碱厂,却面对着大量“废液废渣”无法处理的极大压力。在国家环保政策日趋严苛的态势下,全国1500万吨以“氨碱法”工艺生产纯碱的企业,每年将1.5亿立方米的废液废渣排向祖国的大好河山,污染物规模之虎、隐患之大、影响之重、已经成为中国纯碱工业能否健康发展的关键,也被称作中国纯碱工业的世纪难题。这一世纪难题是由“氨碱法”工艺缺失导致的。虽然“氨碱法”一次性投资少、工艺设备简单、生产平稳系数大的,但其最大的缺点就是每生产一吨纯碱,要废气10吨废液废渣。氨碱法这一致命的缺陷造成的是无解的死局:不到2000元一吨的纯碱,无法承载处置10立方米废液废渣高昂的成本。"中国纯碱工业布局始于渤海湾。”随着几大碱厂的建设,渤海,成为最早采纳纯碱生产废液废渣的`储废池。纯碱废液废渣中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过去,人们普遍认为,作为白泥的碳酸钙,有毒无害,仅对滩涂造成覆盖“污染”和视觉影响而已,因而纯碱废液废渣被大量被排放到沿海滩涂。后因长期废气,达到了无地可排、泥满为患的境地。没办法,企业开始在海里围堰,向内废气废液,使废液在池内固液分离,清液溢流入海,废渣回到堰内。 清液虽然剧毒有害物质含量不高,但其碱性较强,在溢流口附近导致海水PH值升高,对海洋生物的生长导致一定影响;围堰内的废渣长期存放,对环境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一旦围堰倒塌,后果非常严重。如山东某纯碱厂渣场北渣池护坡某年发生溃泄,大量液体碱渣泄漏。碱渣奔涌越过500米外公路,溃泄的粘稠状碱液碱渣奔涌如洪潮一般,风化了路边的房屋,冲走路面的车辆,淤积处过人膝盖。废液又污染了江河湖海,并使港湾淤塞。唐山三友化工废渣填占地面积约270万平方米,面积相等于6400多个篮球场的大小,并且废渣填与渤海已经融为一体,排出的污水让周边的海域变为了死海,相当严重污染环境,导致无鱼生存。据当地养虾的工人说道,这样的水显然就没办法饲养虾苗,一敲就杀,因为虾苗经不起这些污水。当地的渔民说道,原来这里的海有很多种生物,比如说海红、哈喇等等,现在都死完了,再也去找将近这些以前很平时闻的物种了。连云港碱厂30余年排放的废液废渣,致河道污染成"天河"奇观。原大港路北侧的数千亩滩涂湿地,原本可见鸟翔鱼戏场景,如今数平方公里水道里蓄满蓝绿色工业污水,白色沉淀物在阳光下十分刺眼,眺望一片苍茫,恰如银河落地,"天河"奇景一说来源于此。“以壮烈牺牲环境为代价求发展”带来的后果无人能够分担。中国纯碱工业生产企业在巨大的环保压力下由沿海向西部转移,但西部薄弱的生态环境如何承载移往而来环保的压力!在三江源之地,又有数百万吨级的大碱厂采用“氨碱法”工艺建成投产。青海是"三江之源”,也被称作“中华水塔”、"中华之肺”。维护“中华水塔”"中华之肺”,于中国而言,意义不言自明。“青海对国家生态安全、民族永续发展负起重大责任,必须承担好维护生态安全、保护三江源、维护‘中华水塔’的重大使命”,2021年3月7日下午,习近平主席参与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青海代表团审查会时,以一个“重大责任”、一个“根本性使命”对青海明确提出最新拒绝。三江源,孕育孕育着中华乃至亚洲文明。高层关注的地区,正是“氨碱法”纯碱聚集之地。这一聚集地,就是青海德令哈。德令哈”在蒙古语里的意思为“金色的世界”,是青海海西蒙古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曾几何时,围绕海西州非常丰富的盐资源和石灰石而争先恐后建造一起的大型纯碱厂,就高高坐落在“中华水塔”之上。在距离青海德令哈市西南方向约50公里的戈壁滩上,一个一眼望将近边的“废碱白湖”在茫茫戈壁中显得格外扎眼。这个废碱“白湖”是由纯碱生产企业排放的废碱、废液、废渣所致。每年几千万立方米,已经累积到几亿立方米,这个充斥着废碱、废液、废渣的湖泊,早先排入的废碱、废水因长期柴火、冷却,已经有部分湖面干涸,而远处的白色废碱湖却一眼望将近边。每当风刮起,漫天白色浮尘便笼罩而起------这些废液废渣像达摩利剑一样悬在中华水塔之上,如果不加以处理,长期任由其排放下去,可能会对地下水导致污染,甚至不会严重影响到“中华水塔”的安全。据到过现场人员讲,这些白色废水与一般的化工污水相比较为黏稠,在戈壁滩上已经构成了一个目测数千亩的“白湖”。是企业违规乱分列吗?还是当地政府、环保部门不作为?答案均是驳斥的!多年来,海西州政府强力推进节能减排,研究实施《海西州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评价考核办法(试行)》《海西州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海西州新的环保十三条措施》等地方性法规和政策措施,并严苛专员公署实施;企业也建围堰、建河坝、改设备,徵工艺,但未能从根本上转变废液废渣的排放规模。原来导致一切后果的是“氨碱法”制碱工艺!后天的努力,无法改变工艺先天的不足,“氨碱法”生产纯碱企业,沦为中国纯碱工业一块治不好的伤疤。“三江源、祁连山等生态功能重要的地区,就不应发展产业经济,主要是维护生态,涵养水源,建构更多生态产品”。习近平总书记如是说。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出局领先生产能力,实现产业结构的持续优化。要彻底解决“氨碱法”污染问题的根本是彻底淘汰该工艺。因为“氨碱法”企业采行的所有改良措施都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如位于新塘的广东某碱业公司因为污染问题曾多次遭到周边群众的投诉,该碱厂改变废气方式不能解决问题。青海和渤海湾、莱州湾的企业都在探究萃取废液中的碳酸钙、氯化铵,探讨利用固废加工石膏,但处理量微不足道,改变不了根本状况。连云港市下定决心搬迁连云港碱厂,搬迁后产能恒定,由氨碱法改回联碱法,总投资近40亿元。但专业人士明确提出:江苏计划2022年砍90%化工厂,只拔不多达1000家化工厂,怎么会批准后这样的低效化工项目。2020年6月16日,工信部印发的《纯碱行业准入条件》不予废止,预示着除天然碱加工纯碱当作绿色化工的代表列为鼓励项目外,其它纯碱项目则不再审批建设。这是面临纯碱产能稳定增长、“氨碱法”纯碱工业污染采取的重大举措。为此,建议国家要大力采取行动,对采用“氨碱法”生产纯碱的污染企业,应提出明确的解散政策;行业组织要制订纯碱绿色发展标准,对纯碱工业的生产方式作出合理调整:环保部门要按照引领和倒逼的要求,制订更为严苛的废气标准,严格考核、严格督查,对达不到废气标准的,对威胁重要生态地区的、对严重影响新时代生态文明思想实施的企业,要坚决关停,有序解散。截至2020年底,我国纯碱年产能约 3340 万吨/年,“氨碱法”纯碱年产能为 1530 万吨。鉴于目前中国纯碱生产能力出超30%的实际情况,"氨碱法”纯碱的逐步退出,对中国纯碱市场供求平衡影响并不大。内蒙古阿拉善发现了10亿吨级的天然碱矿,可连续50年向市场获取千万吨绿色纯碱产品,这也为逐步淘汰“氨碱法”纯碱获取了历史机遇。强化环境保护是发展所需、民生所盼。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列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持人与自然人与自然共生”纳入新时代坚决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明确提出“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坚持和完备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增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做出了进一步安排部署。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一方面,强化环境保护可能给一些地方的经济发展带给一定压力,但这种压力并非源于加大了环境保护的力度,而是源于这些地方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推动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不完善等。另一方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的生态环境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对资源的市场需求是无止境的,但生态环境的承载力是有限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给生态环境带来或多或少的污染,要完全整理环境污染也总是必须占用一定的资源,这在一定程度上必然不会进一步的影响到经济的发展。“要维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维护生态环境和发展经济从根本上谈是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高瞻远瞩的指导思想,拒绝我们正确处理发展与环保的关系,坚持从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两个方面同时发力、牵而行,构建两者有机融合、良性互动。中国化学工业在崛起的发展中,始终没有记得中国的责任和历史担当,相信,中国纯碱人一定会确保大局,做出不利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准确选择!做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定信仰者、心目中践行者、不懈奋斗者。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企业家应始终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坚信,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了中华民族最出色复兴中国梦的实现,“氨碱法”纯碱生产企业一定会未雨绸缪、早做准备;顾全大局,舍己为国!( 作者:北京创新学会理事 李沐阳)

友情链接: 苏沪世茂 世茂集团 苏沪世茂 世茂集团
版权:小苏打厂家